• <menu id="cmayy"></menu>
  • 明月不管人間事

    王優

    沿河一圈。有月亮的夜晚,沒月亮的夜晚。于夜色勾勒的寂靜里,短暫忘卻,完全沉溺。流水潺潺,小風微微,恍然之間,便有了舟遙遙以輕揚,風飄飄而吹衣之感。一旦出離于塵世之外,身與心俱自由而舒展。

    河水有時豐盈,有時枯竭。夜色下的河流,仿佛只是一個人的意念,沒有掛礙,沒有悲喜,任意東西。日夜不停地奔流,流水會倦嗎?更深之時,岸會不會擁它入懷,溫柔耳語:停下來吧,稍稍喘口氣,緩一緩。

    是啊,誰不累呢。著了紅舞鞋的人,似旋轉的陀螺。時間的手,生活的鞭子,將之抽得滴溜溜轉。而夜色溫柔,蟲聲呢喃,草木披拂。所有疲累,所有煩憂,夜風會吹散,流水會帶走。

    夜是幽藍的馬。月光之下,大地水草豐茂,寂靜安詳。牧馬人扔了長鞭,往夜色里一躺,酣然入夢。河流酣然入夢,群山酣然入夢,清風明月酣然入夢……夢里星河低垂,草木芊綿;塵世溫柔,煙火可親。

    走在月光下,走在夜色里,腳步輕輕。山不說話,水不說話,你不說話。一直走,一直走,直至走成彌漫天地之間透明的薄紗,直至萬物長出一些詞:滿庭芳、如夢令、永遇樂、醉花陰……掐一枝草葉,嗅一嗅草香,心底會有瞬時的豁然。人如螻蟻,命如草芥。而草木,沉默安靜,不憂不懼。安靜的事物始終都是安靜的。正如風雨中的草木,搖晃的只是外部,它們的桿,它們的根,一直安安靜靜,默然不語。

    路過的人,無論懷了什么樣的心情,草葉脈脈,點頭致意。剛剛長出的葉,剛剛開出的花,還沒來得及在風中搖擺幾下。腳踩過來,手伸過來,順手一掐,殘缺的花枝,剩下的草葉,依然在風中,在雨中,默默生長,不怨不尤。只要有手伸過來,只要有目光傾過來,便招手,便點頭,虔誠致意……

    人不如草。簡單多么好,純粹多么美??煞?,在心里,留下一隅,供草木生長,讓花朵搖曳。這樣,日子的臉,會不會多一些明媚的笑顏?

    月如線。月眉彎。誰將思念畫銀鉤,銀鉤又怎能系住新愁與舊愁。銅錢,銀幣,白玉盤……月缺了會圓,花落了又開,走失的人,此生,再也不會相見。明月不管人間事,陰晴圓缺自由之。

    摘一枝初生的葦花,蘸一抹夜露的清涼,就著如水的明月光,將離離思緒,譜成千回百轉的長調。言深愛重,紙短情長。罷罷罷,長調變成小令,夢江南還是憶江南?嘆嘆嘆,曲不成曲調不成調。踏月且作無夢令。

    把春天走過的路,再走一遍;把雨夜和月夜來過的人,再想一遍。一條路,走著走著就老了;一些人,念著念著就淡了。十分冷淡存知己,一曲微茫度此生。

    今夜,月圓如輪,月白似練。胖胖的月亮沉沉低懸。如果小風微微地吹,柳條兒輕輕地蕩,趁著星子眨眼的那一瞬,腳一踮,手一伸,便可摘下那枚圓溜溜的大月亮。只是,皎皎孤月輪,不堪盈手贈……

   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    ①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②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系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

    好大好硬我要喷水了免费视频
  • <menu id="cmayy"></menu>